才良研究

【釋案】朱孝頂:最高法審判長怒斥地方政府漠視開發商強拆,這一怒民心所向!掃黑除惡不能遺忘強拆民房

 

朱孝頂律師

 獨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朱孝頂,安徽人,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刑辯律師,專注于刑事辯護、行政訴訟。代理過國內多個具有社會影響力的案件,如常州三圣寺眾僧侶被控妨害公務案、山西程幼澤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案、寧波428被暴力案等。

 

才行法道  良舉公正

 

這幾天,一段庭審視頻刷屏了!

無論是專家學者、專業律師,還是普通百姓,我所知所見,無一人不為這個審判長鼓掌叫好!即便是悲觀如我,已經憤而退出征地拆遷案件代理多年,亦由衷地大呼過癮。隨即,各大新聞媒體聞訊而動,僅我所見,就有澎湃新聞視頻、上游新聞、新京報《我們》視頻、騰訊視頻、優酷視頻、愛奇藝視頻……幾乎所有有視頻欄目的網站均有轉載,新京報社評《審判長怒斥政府強拆、“硬核”捍衛民眾權益》、新京報《審判長當庭怒斥地方政府漠視強拆,這場面極度舒適》……

2019年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正在審理郴州市北湖區人民政府同袁作權、黃曉泉房屋行政強制兩案。開發商瑞鴻公司強拆一棟樓并把居民連夜趕出去。而區政府對此行為采取漠視態度。

審判長當庭斥責地方政府:“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一棟樓就拆了,你們有沒有追究他的刑事責任?鍋,不是這么背的!”審判長就是這么霸氣地回懟:“老百姓還有一個安全的環境和秩序嗎?”“現在政府都沒有權力去拆房子,也要申請強制執行……

久違了的酣暢淋漓,久違了的萬眾一心,久違了的發自內心的感動,所有這一切只是因為,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的一個擔任審判長的法官,在庭審當中的幾句話。

 

房屋行政強制-最高法第一巡回法庭

 

 
 
 

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一棟樓就拆了,你們有沒有追究他的刑事責任?鍋,不是這么背的

 

 

01

最高法院巡回法庭法官:

掃黑除惡區政府不能無視開發商強拆民房

 

網絡瘋傳的這段庭審視頻,來源于中國庭審公開網其鏈接為:http://tingshen.court.gov.cn/live/4470835 ,中國庭審公開網上的案情簡介“再審申請人郴州市北湖區人民政府因訴被申請人袁作權、黃曉泉房屋行政強制兩案。”經過媒體報道后,該庭審直播視頻點擊量迅速超過了10萬人次。
郴州北湖區政府拿瑞鴻公司出具的“自認拆遷”證明,企圖證明強拆實施者為“公司”與區政府無關。審判長認為“將強拆責任推給開發商”不符合常理和法律規定,當地政府對此嚴重違法甚至涉嫌犯罪的行為應當予以追究,掃黑除惡大背景下,開發商自認違法強拆“背鍋”不應再繼續;開發商無權強拆民房,征收條例自2011年1月實施以來,政府早已沒有行政強拆權力了;地方政府不能、不應漠視強拆中存在的、顯而易見的違法犯罪,地方政府不能也不應無視公安機關在“強拆名義下的犯罪”方面的不作為。

 

  1. 開發商強拆僅僅民事賠償是遠遠不夠的,應繼續追究其刑事責任。
庭審視頻顯示:區政府表示被申請人的房屋是瑞鴻公司自己強拆的,被申請人講述強拆發生在晚上,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拿著大鐵棍破門而入,將其和老伴強行帶出涉案房屋并實施了強拆。
在視頻中最高法院法官說:“按照你們講的,是瑞鴻公司自己的行為,而且他的行為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你們有沒有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
道理并不復雜。僅從庭審視頻內容判決,參與強拆人員至少涉嫌兩項罪名,故意毀壞財物罪與非法侵入住宅罪,而且還極有可能涉嫌黑惡勢力犯罪。正如審判長所說,在掃黑除惡的情況下,地方政府不應該承擔責任?
根據《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條規定“故意毀壞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據《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二款規定,這一群人員的行為已經涉及到破法侵入住宅罪。根據《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條 非法搜查他人身體、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2.強拆權,不僅個人、公司沒有,政府也沒有權力實施強拆!
區政府代理人陳述強拆的理由:”他們雙方是有《拆遷安置補償合同》的。“
最高法院法官立即予以譴責,”有合同也不能拆!他有什么權力拆人家房子?我們那條法律規定,包括政府都沒有權力去拆房子。你看一看法條寫的,政府有權力拆房子嗎?也要申請強制執行呀!一個公司簽完合同,可以把人家一棟樓給拆了嗎?還把人連夜都趕出去了?我們老百姓還有一個安全居住的環境嗎?我們的法律在哪里呀”?
2011年1月實施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已經廢除了政府的行政強拆權力,強制拆除權只能由人民法院行使。《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規定的“行政強拆權與司法強拆權”,到了2011年1月之后,“行政強拆權徹底壽終正寢,徹底退出了合法的舞臺”。但在全國各地,自2011年1月征收條例實施之后,各種野蠻強拆、暴力強拆亦未減少,甚至于有些地方政府或明或暗還在參加強拆。
依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二十八條“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復議或者不提起行政訴訟,在補償決定規定的期限內又不搬遷的,由作出房屋征收決定的市、縣級人民政府依法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九條“人民法院裁定準予執行的,一般由作出征收補償決定的市、縣級人民政府組織實施,也可以由人民法院執行。
《行政強制法》行政機關實施行政強制措施應當遵守下列規定: (一)實施前須向行政機關負責人報告并經批準; (二)由兩名以上行政執法人員實施; (三)出示執法身份證件; (四)通知當事人到場; (五)當場告知當事人采取行政強制措施的理由、依據以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救濟途徑; (六)聽取當事人的陳述和申辯;(七)制作現場筆錄; (八)現場筆錄由當事人和行政執法人員簽名或者蓋章,當事人拒絕的,在筆錄中予以注明; (九)當事人不到場的,邀請見證人到場,由見證人和行政執法人員在現場筆錄上簽名或者蓋章; (十)法律、法規規定的其他程序。
3.強拆類刑事案件,地方政府不能也不應將其歸入刑事自訴范疇。
庭審視頻中,區政府的代理律師稱被拆遷人對于強拆不服,可以提起刑事自訴。
對此,最高法院的法官立即回應:這不是自訴案件啊,你作為律師應該懂得呀。
將強拆類的刑事案件納入刑事自訴范疇,不僅僅是郴州北湖區政府做法,甚至于說全國各地都存在這種錯誤認識。這就是為什么公安機關而對被強拆者的刑事報案,往往不予立案,不愿啟動刑事偵查手段,往往將被強拆者推動只能依靠自力救濟,只能自己去收集證據自己去提起刑事自訴。由于公民個人收集、調查證據的能力和條件跟國家偵查機關不可同日而語,致使被強拆者往往沒有能力提起刑事自訴,即便提起刑事自訴,也往往因為調查取證能力的欠缺而無法將真正的犯罪分子繩之以法。眾所周知,刑事自訴案件的無罪判決率之高,無罪判決數量之多,與公訴案件中無罪判決率與無罪判決數量是完全不同的。
關于刑事自訴,法律規定被害人、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親屬為了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責任而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的訴訟。
刑事自訴案件的范圍具體如下:
1)告訴才處理的案件共有四類案件:虐待案、暴力干涉婚姻自由案、侮辱誹謗案、侵占案。
(2)人民檢察院沒有提起公訴,被害人有證據證明的輕微刑事案件共有八類:故意傷害案、非法侵入住宅案、侵犯通信自由案、重婚案、遺棄案、生產銷售偽劣商品案、侵犯知識產權案、屬于刑法分則第四章、第五章規定的,對被告人可能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案件。
上列八項案件,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對于其中證據不足,可由公安機關受理的,或者認為對被告人可能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應當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3)被害人有證據證明對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財產權利的行為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而公安機關或者人民檢察院已經作出不予追究的書面決定的案件。
對于被害人有證據證明的輕微刑事案件,被害人直接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對其中證據不足,可由公安機關受理的應當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公安機關偵查刑事案件涉及人民檢察院管轄的貪污賄賂案件時,應當將貪污賄賂案件移送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偵查貪污賄賂案件涉及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應當將屬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在上述情況中,如果涉嫌主罪屬于公安機關管轄,由公安機關為主偵查,人民檢察院予以配合;如果涉嫌主罪屬于人民檢察院管轄,由人民檢察院為主偵查,公安機關予以配合。

 

02

包頭市昆區政府征收期間發生的強拆:

僅刑事追究自首的一人,法律尊嚴何在?

 

包頭市昆都侖區政府在2011年新征收條例實施后就對青年路十五號街坊的房屋作出了征收決定和房屋補償決定,但因征收補償標準不合理,始終未能達成征收補償安置協議。2013年元旦凌晨一點,就在包頭市的鬧市區數十名不明身份人員手持鐵棍、木棒還有攝像設備,開著挖掘機等大型設備,闖入廣德商貿公司大院,踹開房門將居住在房屋內王士濤一家四口暴力限制人身自由,帶到包頭市一家小賓館里關押,將廣德商貿公司及王士濤的家完全摧毀。這個叫馮國民自稱是強拆案件的組織者,在案發六天后向公安機關“自首”。該案六年后,才在包頭市昆都侖區法院一審開庭審理。下面的視頻是王士濤當庭陳述野蠻強拆的過程:

 

 
 
REC
 
 
 

 

 
即便是馮國民500萬元人民幣入股當代公司,該公司開發的此項目因為被害人而無法開工,為了投資收回成本,那也不是馮國民可以實施犯罪的理由。但就是這樣一個對社會造成重大危害的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關押20多天,居然取保候審到今天。
《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二十七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脅或者違反規定中斷供水、供熱、供氣、供電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遷。禁止建設單位參與搬遷活動”。包頭市昆都侖區政府在征收期間,對于建設單位參與強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法官的說法,是不是應當承擔法律責任?包頭昆區政府能不能僅將強拆責任歸于實施犯罪的個人而免除自己的責任?
 

 

03

鄭州“一指沒”書記主政期間,

暴力強拆分子罕有被追究刑責者

 

全國人民熟知的“一指沒”書記吳天君,因其主政期間的強拆力度而聞名于世。鄭州暴力強拆無論范圍之廣、數量之多、手段之狠、花樣之新,注定會在歷史上留下難以磨滅的痕跡。
那時的鄭州,人大政協公檢法以及政府的各個局充任了史上最豪華的拆遷指揮部。諸如半夜扮鬼叫、門口放釘板、潑糞逼遷、潑漆逼遷、拍磚砸門、暴力毆打……
甚至于有些拆遷指控部還公開叫囂“打傷看病,打死賠錢”,比如鄭州市“金水區寺坡六里屯連片改造項目”了。該項目啟動后,有官員放話,該項目的負責人江書記會在該項目完成后,升為副區長。所以該征收區域在2014年底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沒有簽訂任何協議的情況下,強拆了六十多戶,而今五年過去了,被強拆的家庭仍未獲得應有的補償安置。而實施強拆的人員,幾乎沒有人被追究法律責任。
 
 
REC
 
 
 

 

《中國青年報》在2015年的2月2日對該征收區域的暴力強拆作了專題深度報道。

 

 

 

04

最高法院法官怒斥的地方政府漠視強拆

法律救濟何時才能真正改正發揮威力?

 

2013年時媒體即已報道:征地強拆已經波及到全國六分之一的家庭。
這也是為什么最高法院巡回法庭的法官會引發全社會的擁護支持的真正原因。全國人民迫切希望出現公正無私、申張正義的好法官,全國人民對于那些敢于仗義執言的好法官是發自內心的擁護與愛戴。
那些埋頭苦干、為民請命的人,人民群眾會永遠信賴他們、支持他們。
 

朱孝頂歷史文章

死不瞑目!兒子被人雇兇活活打死,鞍山胡有濤還未看到幕后主使伏法即撒手人寰

包頭市政協委員2013年元旦被強拆, “自認強拆”者故意毀壞財物案六年八個月后終于開庭

經典奇案庭審直播視頻:掃黑除惡背景下的偵查六年、起訴與追加起訴還是一團漿糊

 

 

 

2019年11月6日 20:07
?瀏覽量:0
?收藏
首頁    才良研究    研究動態    【釋案】朱孝頂:最高法審判長怒斥地方政府漠視開發商強拆,這一怒民心所向!掃黑除惡不能遺忘強拆民房
两期极限平特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