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范時珍與江安縣住房和城鄉規劃建設局城鄉建設行政處罰糾紛

原告:范時珍,女,1976年1月28日出生,漢族,個體工商戶,住江安縣江安鎮燈桿山村鳳凰咀組,公民身份證號碼512529197601280022。

委托代理人:李金平,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楊安橋,四川晏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江安縣住房和城鄉規劃建設局。

住所地:江安縣江安鎮建設路84號。

法寶代表人:廖光瓊,局長。

委托代理人:嚴明三,四川蜀南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范時珍與被告江安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行政處罰一案,原告于2013年8月2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

原告訴稱,……

被告辯稱,……

經審理查明,2013年5月10日,被告向原告送達了《江安縣住房和城鄉規劃建設局建設監察執法調查通知書》江住建[2013]調字157號,要求范時珍于當日提供:身份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或批準建設文件)及其設計方案、《建設工程施工許可證》及其施工設計圖紙、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和中標書及其他有效證明材料接受調查。5月18日被告在樂靖休閑望而卻步內對原告進行詢問并制作建設監察執法詢問筆錄和責成勘查筆錄各一份。期間被告所屬執法人員王志敏、鄭云修并未向原告出示其執法證件。

5月20日,被告向原告送達了《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5月22日,原告向被告遞交了《行政處罰申辯書》。被告復核原告的申辯理由后認為不成立。

5月24日,被告向原告送達《行政處罰決定書》江住建(2013)罰字157號(內容如下:范時珍 江安鎮燈桿山鳳凰咀組 本局于2010年1月12日對你涉嫌違法建設一進行了立案,日前已調查完畢,并依法履行了事先告知程序,現已查明:你未辦理《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就在江安鎮燈桿山村鳳凰咀組樂靖休閑莊內進行棚、房建設,其中鋼架彩鋼瓦棚一個,建筑面積45.41平方米;磚瓦棚五個,建筑面積320.31平方米;磚瓦房二幢,建筑面積253.5平方米;彩鋼瓦房二幢,建筑面積649.52平方米。以上事實有《現場勘驗筆錄》、當事人陳述、視聽資料等證據為證,足以認定你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四十條第一款“在城市、鎮規劃區內進行建筑物、構筑物、道路、和其他工程建設的,建設單位或者個人應當向城市、縣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或者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確定的鎮人民政府申請辦理建設工程規劃證”的規定,現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四條規定,責令原告于2013年5月27日9:00時前自行拆除上述違法建筑物,逾期未拆除的,將依法強制執行。)并在文書中告知原告相應的復議和訴權。原告范時珍認為被告江安縣住房和城鄉規劃建設局執法程序嚴重違法,故訴致法院請求熱銷157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另查明,原告范時珍與王桂強系夫妻關系。樂靖休閑莊在工商部門登記的性質為:個體工商戶。

以上事實,有被告提交的《四川省建設行政執法現場檢查(勘驗)筆錄》、《江安縣住房和建設規劃局建設監察執法調查通知書》江住建[2013]調 字157號、《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行政處罰申辯書》、《行政處罰決定書》江住建(2013)罰字157號、相關送達回證、原告提交的《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結婚征》、及原、被告當庭陳述以佐證。

本院認為,行政機關的執法程序應當符合法律規定。被告江安縣領班必城鄉規劃建設局所屬的執法人員鄭云修、王志敏兩位執法人員未向原告范時珍出示有效執法證件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七條第一款“行政機關在調查或者進行檢查時,執法人員不得少于兩人,并應當向當事人或者有關人員出示證件。當事人或者有關人員應當如實回答詢問,并協助調查或者檢查,不得阻撓。詢問或者松果應當制作筆錄。”的規定屬于執法程序違法。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一款第(二)項、《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七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撤銷被告江安縣住房和城鄉規劃建設局江住建[2013]罰字157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案件受理費50元,由被告江安縣住房和城鄉規劃建設局。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四川省宜賓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邱 晶

審 判 員 舒成學

人民陪審員 肖永生

二O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書 記 員 周仁剛

律師點評:

本案雖勝訴,但類似案件引發的思考并不少。本案是一起因違法建設引發的行政處罰案件,但在目前的拆遷大潮中有一定的典型性。多地政府總是到拆遷時才對未登記房屋進行處理,且簡單機械的將未登記認定為違法建設并責令拆除,這極大地加劇的矛盾的沖突。

一、 政府平時應當加強管理,不要到拆遷時才拆違。

本案在行政處罰后不久,政府就作出了行政強制決定書,并實施強制,這引發了被執行人范女士的強烈反抗,其以割腕自殺反抗,幸好強拆沒有繼續,才沒有出現嚴重后果。類似的案情,實踐并不少見。對于未登記房屋,各地政府應當及時管理,依法處理。本案就是因為需要拆遷,在協商不成的情況下,才實施了行政處罰。此時,被處罰人很容易認為政府是在替開發商說話,是為了要地,才如此。本案中的房屋雖未登記,但政府范女士頒發了《江安縣優秀人才示范崗》證書、《優秀產業帶頭人》證書,并被宜賓市農家樂星級評定委員會評定為四川省星級農家樂,政府的視察、評定是如何做的呢?一方面對范女士的經營予以肯定,一方面拆遷了卻全盤否定。試想,如果平時對未登記房屋及時處理了,矛盾則不會這么激烈。

二、對于未登記房屋不能簡單的責令拆除,拆遷中應當視情況適當補償。

現實中對于未登記房屋,政府往往機械的按照責令拆除處理,這不是正確執法。對于未登記房屋,應當根據實際情況處理,不能一刀切。對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對規劃實施的影響的,限期改正;對無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響的,可限期拆除。

對于這類房屋的拆遷,不應當一律不補償,應當視情況而定。《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認真做好城鎮房屋拆遷工作維護社會穩定的緊急通知》{國辦發明電〔2003〕42號}中明確指出“對拆遷范圍內由于歷史原因造成的手續不全房屋,應依據現行有關法律法規補辦手續。對政策不明確但確屬合理要求的,要抓緊制訂相應的政策,限期處理解決;一時難以解決的,要耐心細致地做好解釋工作,并積極創造條件,爭取早日解決。”

三、法院在具體案件中應當公正判決,監督政府。

本案雖勝訴了,但法院僅以程序違法判決撤銷行政處罰,是給政府“留情”了。我們認為本案中從行政處罰權、《城鄉規劃法》的適用、建筑物的合法性認定等方面,政府的認定都是錯誤的,此就不詳述了。作為法院,在這類具體案件,應當全面客觀的對行政行為作出認定,這樣才能更好的發揮司法監督功能,促進政府依法行為,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


2018年6月30日 14:09
?瀏覽量:0
?收藏
首頁    案例分析    范時珍與江安縣住房和城鄉規劃建設局城鄉建設行政處罰糾紛
两期极限平特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