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違章建筑”糾紛案

一、案情簡介

這是一起城市化進程中較為典型的案例,其中的問題具有代表性。因土地權利而導致的建筑是否合法的爭論是今后違章建筑的界定與處理的主要內容之一,該案的要害是集體建設用地無法正常上市進入流轉帶來的社會動蕩。

2001年6月11日,××市××區××莊東農工商合作社通知××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經××市人民政府批準××區人民政府征用××鄉梆子井村、定東村土地8.11公頃建大學生公寓,××公司的房屋位于征地范圍內,要么接受6萬元拆遷費拆掉廠房,要么把廠搬走,這塊地已經賣給開發商了。××公司認為給6萬元拆遷安置費太低。

2002年11月20日××市××區規劃局應××鄉政府要求,作出《拆除通知》,認定××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占有的房屋屬違法建設。要求其自行拆除用地范圍內的違法建設。××公司認為,該《拆除通知》侵犯了其合法權益,因為該房屋是歸××公司所有的,而不是“占有的”,并且該房屋不屬于違法建設。

王才亮律師接受××公司的委托后,參加了本案的行政復議及行政訴訟,在行政訴訟過程中××市××區規劃局主動撤銷了該《拆除通知》,原告撤訴是因為該公司的房屋是否屬于應無償拆除的違章建筑,最后因規劃局改變行政行為而有了否定的結論。以下是本案中的相關材料。

二、起因

本案的起因是一份《拆除通知》,由村委會送至××公司,如下。

拆    除   通   知

 

××莊東村村民委員會:

經查,你單位于1995年在××路南側梆子井西側,未經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批準,擅自興建的,現由××金剛石廠占有的房屋425.68平方米,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第三十二條和《××市城市規劃條例》第三十二條,屬違法建設。限你單位盡快將該房屋自行拆除。

                                                ××市××區規劃局

2002年11月20日

××公司收到拆除通知,自然是晴空霹靂般地震驚,一周內就到區人民政府提出了行政復議。

 

行   政  復  議  申  請  書

 

申請人:××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楊××

被申請人:××市××區規劃局

申請人認為××市××區規劃局2002年11月20日制作的《拆除通知》,侵犯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特向××市××區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請求撤銷該《拆除通知》。

事實與理由:

一、申請人住所地××市××區梆子井的房屋(以下簡稱房屋)是歸申請人所有的,不是拆除通知所述“占用的”。

1、申請人北京市××區××莊東農工商合作社簽訂的《租房協議書》中的非格式條款第十條:“地面建筑及設施全部是乙方投資。”就足以證明房屋是歸申請人所有。

2、申請人依法繳納了房屋的房產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房產稅暫行條例》第二條規定:“房產稅由產權所有人繳納。”所以房屋是歸申請人所有的。

    3、××市××區清產核資辦公室朝清辦(2001)26號確認書也確認房屋是歸申請人所有的。

二、申請人住所地××市××區梆子井的房屋不是《拆除通知》所述“于1995年興建的”。從申請人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及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的檔案材料可反映出,申請人前身原××市朝×金剛石制品廠(改制后稱××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87年4月9日,并且一直沒有變更住所,也就是說申請人的房屋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1990年4月1日起施行)和《××市城市規劃條例》(1992年7月24日起施行)生效施行前就已經存在。因為上述的法律和條例沒有溯及力,所以,申請人的房屋不屬于違法建設,不是違法建筑。

綜上所述,被申請人制作的《拆除通知》侵犯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申請人特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九條、第十二條之規定申請行政復議,請求復議機關撤銷被申請人于2002年11月20日制作的《拆除通知》,維護申請人的合法權益。

此致

××市××區人民法院

                                                       申請人:(略)

                                                  二00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市××區人民政府于二00二年十二月三日決定予以受理,并作出了受理通知書。

三、答辯

在政府受理行政復議之后,規劃局提交了答辯書,堅持其作出拆除決定的理由。

答      辯      書

××市××區人民政府:

××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認為,我局2002年11月20日作出的《拆除通知》侵害了其合法權益,向區政府申請行政復議。我局答辯如下:

一、申請人提出,其住所地××區××鄉梆子井的房屋歸申請人所有,并非占有。我局認為該說法是不成立的。

1、申請人沒有該房屋的所有權證,因此不能視為該房屋的所有者。

2、該單位與××區××莊東農工商合作社所簽租房協議的第四條明確注明:乙方(××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在生產過程中,需要裝修、改建、擴建、改建后的產權甲方所有。

因此,我局認定,申請人不是該房屋的所有人是成立的。

二、申請人提出該房屋不屬于違法建設。我局認為此說法是錯誤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市城市規劃條例》及其出臺前實施的《××市城市規劃管理暫行辦法》和相關法律法規均明確規定,新建、翻建、擴建、改建建筑物、構筑物,需報經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批準后方可施工,未經批準,擅自興建屬違法建設。經調查,該房屋沒有任何規劃審批手續,屬違法建設。

因此,我局認為該房屋屬違法建設是正確的。

區政府,××市人民政府京政地(2001)第96號文件明確批復,同意我區在××鄉建大學生公寓,申請人所占房屋位于用地范圍內。我局為了配合市政府重點工程暨我區在××鄉梆子井村建大學生公寓的工程,于2002年11月20日作出《拆除通知》,并非行政處罰決定。請區政府支持我局工作。

 

                                       答辯人:××市××區規劃局

                                        2002年12月17日

四、復議補充意見

××公司收到規劃局的答辯書后,律師為其代擬了一份復議補充意見書。

復議補充意見書

××市××區人民政府:

申請人于2002年12月19日收到××區政府送達的被申請人××市××區規劃局2002年12月17日的答辯書,現提出補充意見如下:

一、被申請人沒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三條規定的期限,向行政復議機關提交當初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證據。例如:“被申請人認為房屋是××鄉定福莊東村村民委員會于1995年興建的。”被申請人沒有提交證據來證明上述事實。據此,申請人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四項之規定,行政復議機關應決定撤銷被申請人于2002年11月29日制作的《拆除通知》。

二、關于房屋歸申請人所有的證據和理由申請人在《行政復議申請書》中已充分闡明,就不再重復。

三、被申請人認定房屋屬違法建設不正確。

1、被申請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市城市規劃條例》認定房屋屬違法建設,違反了我國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則(在《行政復議申請書》中已充分闡明)。

    2、被申請人依據已經廢止的《××市城市規劃管理暫行辦法》認定房屋屬違法建設不妥。首先,該暫行辦法并不是被申請人當初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依據。在《拆除通知》中沒有例明,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其次,被申請人認定房屋是1995年興建的,又怎么能適用在1995年之前就已經廢止了的規定?

綜上所述,申請人請行政復議機關撤銷被申請人于2002年11月20日制作的《拆除通知》,維護申請人的合法權益。

此致

××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

二00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五、復議結果

2003年1月16日××市××區人民政府作出×政決字(2003)13號《行政復議決定書》,決定維持被申請人××市××區規劃局2002年11月20日作出的《拆除通知》。

 

× × 市 × × 區 人 民 政 府

                   行 政 復 議 決 定 書

×政決字(2003)13號

申請人:××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

地址:××市××區梆子井

法定代表人:楊××

被申請人:××市××區規劃局

地址:××區××南路×號

法定代表人:安××,××市××區規劃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楊××,××市××區規劃局副科長

委托代理人:唐 ×,××市××區規劃局干部

申請人××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因不服被申請人××市××區規劃局2002年11月20日作出的《拆除通知》,于2002年11月29日向××區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本機關經依法受理,現已審結。

申請人稱:被申請人于2002年11月20日向××區××鄉定福莊東村村民委員會作出的拆除通知侵犯了其合法權益,請求撤銷該拆除通知。理由如下:1、被申請人責令××莊東村村民委員會自行拆除的房屋產權歸申請人所有,并非占用。2、該房屋是1987年建的,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和《××市城市規劃條例》還未實施,因法律無溯及力,故申請人的房屋不是違法建設。

被申請人答辯稱:1、申請人提出××區××鄉梆子井的房屋歸申請人所有,不能成立。申請人與××區××莊東農工商合作社所簽租房協議明確規定,裝修、擴建、改建后的產權歸甲方定福莊東農工商合作社所有。2、認定該房屋屬違法建設是正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市城市規劃條例》及其出臺前實施的《××市城市規劃管理暫行辦法》均明確規定,新建、翻建、擴建、改建建筑物、構筑物,需報經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批準后方可施工,未經批準興建成的屬違法建設。該房屋沒有任何規劃審批手續,故屬違法建設。請求復議機關依法給予支持。

本機關經審理查明:2001年5月1日申請人××公司(乙方)與××鄉××莊東農工商合作社(甲方)簽訂《租房協議》,乙方××公司向甲方××莊東農工商合作社繳納房費。協議規定:在生產過程中,需要裝修、改建、擴建時需經甲方同意,裝修、改建、擴建后的產權歸甲方所有。2002年10月8日××區××鄉××莊東村村民委員會向被申請人××區規劃局作出《自檢匯報》,自查其1995年未經任何審批新建、翻建425平方米建筑物,現由××公司租用,請求××區規劃主管部門對上述建筑作出認定、處理。2002年11月20日××區規劃局作出《拆除通知》。

本機關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第三十二條規定:“在城市規劃區內新建、擴建和改建建筑物、構筑物、道路、管線和其他工程設施,必須持有關批準文件向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提出申請,由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根據城市規劃提出的規劃設計要求,核發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件。”位于京通路南側梆子井村西側的425.68平方米房屋,未經城市規劃主管部門審批,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的規定,屬違法建設。2001年5月1日申請人××公司與××區××莊東農工商合作社所簽《租房協議書》中明確上述房屋產權歸××莊東農工商合作社所有。故被申請人××區規劃局認定該房屋書違法建筑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因違法建設的違法行為具有延續性,申請人以該房屋始建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實施前,法律不溯及既往為由,認為被申請人對此房認定違法不正確,不能成立。被申, , 請人朝陽區規劃局作為朝陽區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對本轄區內的建筑物是否合法作出認定,屬正常履行職責,對違法建筑,通知產權人自行拆除,并無不當。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現決定如下:

維持被申請人××區規劃局2002年11月20日作出的《拆除通知》。

申請人如不服本復議決定,可在接到本決定書之日起15日內向××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市××區人民政府

                                                    二00三年一月十六日

六、××公司憤而起訴

××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不服×政決字(2003)13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于2003年一月二十八日提出行政訴訟,附訴狀及被告答辯狀如下。

 

行  政  起  訴  狀

原告:××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

地址:××市××區梆子井

法定代表人:楊××

被告:××市××區規劃局

地址:××區××南路×號

法定代表人:安××

訴訟請求:

1、依法撤銷被告于2002年11月20日作出的《拆除通知》;

2、判決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事實和理由:

2002年11月20日被告作出《拆除通知》,認定原告所有的房屋是××鄉××莊東村村民委員會興建的,并且該房屬違法建設。原告于2002年11月29日向××市××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區政府)申請行政復議,2003年1月27日區政府向原告送達了×政決字(2003)13號行政復議決定書,決定維持被申請人××區規劃局2002年11月20日作出的《拆除通知》。

原告不服朝政決字(2003)13號行政復議決定書,認為被告作出的《拆除通知》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理由如下:

1、原告住所地××市××區梆子井的房屋是歸原告所有的,不是《拆除通知》所述“占用的”。

2、原告住所地的房屋不是《拆除通知》所述“于1995年興建的”。從原告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及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的檔案材料可反映出原告前身原××市朝×金剛石制品廠(改制后稱××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87年4月9日,并且一直沒有變更住所,也就是所說原告的房屋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1990年4月1日起施行)和《××市城市規劃條例》(1992年7月24日起施行)生效施行前就已經存在。因為上述的法律和條例沒有溯及力,所以,依據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原告的房屋不屬違法建設。

綜上所述,被告作出的《拆除通知》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原告請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銷被告于2002年11月20日作出的《拆除通知》,維護原告的合法權益。

此致

××市××區人民法院

                                      起訴人:××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

                                            二00三年一月二十八日

 

答   辯   狀

××市××區人民法院:

××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認為,我局于2002年11月20日作出的《拆除通知》侵害了其合法權益,向××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我局答辯如下:

一、原告提出,其住所地××區××鄉梆子井的房屋歸原告所有,并非占用。我局認為該說法是不成立的。

1、原告沒有該房屋的所有權證,因此不能視其為該房屋的所有者。

2、原告與××區××莊東農工商合作社所簽租房協議的第四條明確注明:乙方(××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在生產過程中,需要裝修、改建、擴建時需經甲方(××區××莊東農工商合作社)同意,裝修、擴建、改建后的產權甲方所有。

3、原告一直向××區××鄉××莊東村經濟合作社繳納房費,也說明原告不是該房屋的所有者。

因此,我局認定,原告不是該房屋的所有人是成立的。

二、原告提出該房屋不屬于違法建設。我局認為此說法是錯誤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市城市規劃條例》及其出臺前,××市人民政府1984年2月公布實施的《××市城市規劃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五條明確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為違章建設(包括違章建設和其他違章建設工程):(1)未取得建設工程許可證的建設工程、未領得臨時建設工程許可證的臨時建設工程;(2)擅自變更批準的設計方案的建設工程或臨時建設工程;(3)臨時建設工程(包括施工暫設工程)建成或改成永久性、半永久性工程,或逾期不拆,或改變使用性質,或擅自轉讓、交換、買賣、租賃和變相買賣、租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第三十二條中規定:“在城市規劃區內新建、擴建和改建建筑物、構筑物、道路、管線和其他建設工程設施,必須持有關批準文件向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提出申請,由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根據城市規劃提出的規劃設計要求,核發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件。建設單位和個人在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件和其他有關批準文件后,方可申請辦理開工手續”。1992年10月一日實行的《北京市城市規劃條例》中也明確規定,“新建、擴建、改建、翻建建筑物、構筑物、道路、管線和其他工程設施,必須持有關批準文件向市或者區、縣規劃局提出申請,由市后者區、縣規劃局根據城市規劃提出的規劃設計要求,核發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經調查,該房屋沒有任何規劃審批手續,屬違法建設。

因此,我局認定該房屋屬違法建設是正確的。

2001年6月11日,××市人民政府批準××區人民政府征用××鄉梆子井村、定東村土地8.11公頃建大學生公寓(見×政地(2001)第96號文件),原告所占房屋位于征地范圍內。我局為了配合市政府重點工程暨××區人民政府在××鄉梆子井村建大學生公寓的工程,應××鄉政府要求,于2002年11月20日給××區××鄉定福莊東村村民委員會發了《拆除通知》,要求其自行拆除用地范圍內的違法建設,并非行政處罰決定。請區政府支持我局工作。

                     

                                     答辯人:××市××區規劃局

                                        二00三年二月十七日

七、代理意見

在該案立案后,我多次想和對方溝通,希望依法解決爭議,但是由于利益的原因,相關利益人的幕后活動使和解無法進行。對此,我在庭上坦誠地陳述我的代理意見如下:

代  理  詞

審判長、審判員:

依法接受××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訴××市××區規劃局不服拆除通知案原告的委托,出席今天的庭審,現在代理人依據事實和法律認為,被告制作的《拆除通知》系被告的行政決定,屬應撤銷的具體行政行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現發表代理意見如下:

一、原告住所地××市××區梆子井的房屋是原告所有的,不是《拆除通知》所述“占用的”。而且被告無權確認正在訴爭的房屋產權歸屬。

1、在《租房協議書》中的非格式條款第十條規定:“地面建筑及設施全部是乙方投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一條規定:“格式條款和非格式條款不一致的,應當采用非格式條款。”所以房屋歸原告所有。

2、××市××區清產核資辦公室×清辦(2001)26號確認書也證明房屋是歸原告所有。

3、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第九條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主管本行政區域內的城市規劃工作。”也就是說法律沒有授權規定被告有認定房屋歸誰所有的職權,被告認定房屋歸誰所有是一種超越職權的行為。

二、原告住所地的房屋不是《拆除通知》所述“于1995年興建的。”未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

1、從原告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及工商管理部門的擋案材料可反映出原告的前身原××市朝×金剛石制品廠(改制后稱××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87年4月9日,并且一直沒有變更住所,也就是說原告的房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1990年4月1日起施行)和《××市城市規劃條例》(1992年7月24日起施行)生效施行前就已經存在。因為上述的法律和條例沒有溯及力,所以,依據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則,原告的房屋不屬違法建設。

2、被告舉證(××市××區××鄉××莊東村村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不應采納。因為就房屋歸誰所有原告就與村民委員會發生糾紛訴至法院,現已上訴至××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而且,被告說自糾自查,但未出示自糾自查的材料,出示的是證明,這就表明村民委員會系證人,非自查人。所以代理人認為,村民委員會與本案有利害關系,被告所述不實,不應采納村民委員會的證明。

3、被告適用《××市城市建設規劃管理暫行辦法》(1984年2月10日起施行)第三條規定認為房屋屬違法建設是錯誤的。因為根據上述第三條規定的適用范圍,不應適用于原告的房屋,同時該條還規定市區規劃和各類區域規劃范圍以外地區的農村建設管理辦法另定。

三、在被告作出《拆除通知》時,原告的房屋已列入拆遷范圍,土地已出讓給××綠洲。依照法律規定,拆遷范圍內的房屋拆遷及補償,均由拆遷人與被拆遷人來協商。《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沒有授權規劃部門參與拆遷糾紛的處理,因此,被告在原告與村民委員會產生糾紛并已訴至法院的情況下,攪和其中,作出限期拆房的決定,系越權行為。

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規定:“在行政訴訟中,被告對其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承擔舉證責任。被告應當在收到起訴狀副本之日起十日內提交答辯狀,并提供作出具體行政行為時的證據、依據;被告不提供或無正當理由逾期提供的,應當認定該具體行政行為沒有證據、依據。”由于被告沒有依據上述規定的十日內提供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依據,而是在今天的開庭審理中退出法庭去找依據。所以,代理人請合議庭重視這一事實。

綜上所述,被告在作出《拆除通知》時主要證據不足、適用法律法規錯誤、違反法定程序(被告在開庭審理中已陳述在作出《拆除通知》時沒有按照法定程序制作,存在許多瑕疵)、超越職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人民法院應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依法撤銷被告于2002年11月20日制作的《拆除通知》,維護原告的合法權益。

 

代理人:王才亮律師

 

二00三年三月三日

八、最后結果

庭審之后,被告主動撤銷其《拆除通知》,以實際行動給了個說法,原告遂申請撤訴。之后××市××區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準許原告撤訴,并作出了行政裁定書,訴訟告一段落。

× × 市 × × 區 人 民 法 院

行 政 裁 定 書

                 &, amp;nb, sp;   (2003)×行初字第25號

原告××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地址××市××區梆子井。

法定代表人楊××,廠長。

委托代理人王才亮律師。

被告××市××區規劃局,住所地××市××區××南路×號。

法定代表人安××,局長。

委托代理人楊××。

委托代理人張××。

原告××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訴被告××市××區規劃局要求撤銷2002年11月20日出具的《拆除通知》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

經審查,本院認為,被告××市××區規劃具2002年11月20日向××鄉××莊東村村民委員會出具的《拆除通知》中,將“××路南側梆子井村西側”的房屋認定未違法建設。原告××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為“××路南側梆子井村西側”的房屋使用人,故其認為該通知將其所有的房屋認定為××莊東村村民委員會所有是錯誤的,影響了其相關權益。在訴訟中,被告××市××區規劃局撤銷了該通知。現原告××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申請撤訴。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一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準許原告××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撤訴。

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四十元,由原告××市××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

 

                                              審判長  (略)

                                              審判員  (略)

                                              審判員  (略)

二00三年八月二十五日

    書記員  (略)

九、律師點評

該案的上述法律文書中,我們看到有一只潛在的手在推動糾紛的形成與發展,那就是開發商和村委會的利益。某房地產公司協議取得該地塊的開發權后就將征地拆遷工作交給地方政府和村委會的一些人承包。在整個征地拆遷過程中,開發商始終未露面,主要是村委會已是某農工商企業的分社,雖然后來重建村委會,其土地性質并未改變,否則××市郊區大量的企業用地都因此產生違法用地的問題。由此,我們可以看到那只潛在的手動作,用金錢把法律、法規全拋在腦后,可以說是不顧一切地在為開發商和某些人的非法利益服務。

征地拆遷,《土地管理法》和相關法規都是有著原則規定的。雖然土地所有權姓“公”,但不能剝奪土地使用者的合法權益。例如:本案中××公司的房屋價值和停產、停業損失,法律、法規都是有明確規定應予以補償。但在本案中村委會為何要耍出百般手段呢,是為村民的利益嗎?村委會始終沒有拿出與開發商訂立的關于土地上附著物補償的合同,這就不能不讓人深思!

僅就該案而言,區規劃局是被人拉入泥潭中的,是村委會向其報告要求界定和拆除違章建筑。但是,既然村委會說是他的房子是違章的,自行拆除不就了事了嗎?為何要規劃局來個通知了?更何況××公司已被村委會告到了法院!如此折騰,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利益的誘惑,使相關部門都倦了進來,都來踏上一只腳,使房屋的真正產權人不能翻身。其實,本案的是非曲直是一目了然的。我在代理本案出庭時,審判長曾休庭一小時,讓被告去尋法律依據,對此,我是十分理解的。律師說難,法官說難,公務員同樣也難。最終被告撤銷《拆除通知》,實是明知之舉,同樣也是依法辦事的表現,于是我贊成原告撤訴,了結爭議。至于爭議房屋是否是違章建筑,當然不是了。理由我在代理詞中已基本說明,故不重復。


2018年6月30日 14:12
?瀏覽量:0
?收藏
首頁    案例分析    ××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違章建筑”糾紛案
两期极限平特肖公式规律